脑脑脑电波

说好的万年不改名。科科。

我的滤镜没救了_(:_」∠)_

【盾冬】长夏之夜

污冬面:

多宇宙设定混同,梗来自今天EL那篇雷霆刊剧情分析和《迪拉克海上的涟漪》






“修复一切。”你严肃地说。绞着手指,长长的马尾辫纠缠在小小的手指间。四周开始发光,从黑暗的空间中生出一道裂痕。我站在发光的缝隙里朝你挥挥手,勾起食指,露出一个尽可能孩子气的笑容。


“我会的。”


法国北部的星空和黝黑的群山扑面而来,我试着抬起头,肩膀和脖颈被军用水壶硌得生疼。从身旁的泥土里传来苔藓的气味,史蒂夫睡在我的右手边,他鼾声如雷。


星星的走向告诉我现在是1944年的深秋。




第一次回到过去的时候,我十九岁,在二十一世纪遇见了美国队长·冬兵·巴基巴恩斯。那是个意外,但我抓住了那个魔方,就知道了即将发生和必将发生的一切。保护好你的手臂,让那架飞机离开。美国队长对我说。他的神情凝重,眉毛在英俊而压抑的脸上深深地纠结起来。让那架带着炸弹的飞机飞走,它会杀死成千上万的人,英雄如我怎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在1945年跳上了那架飞机。它爆炸了,我失去了那条手臂,沉入冰海。


对于十九岁的我而言,那是即将发生的事情,也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我是后来才想明白这一点的。




那次我到得太晚了,1944年,一切都木已成舟,轴心国——或是同盟国?在不同的历史里面两者皆有可能,他们的失败已成定局。战争结局已经注定,而海因里希泽莫已死,史蒂夫绝无可能背叛九头蛇,我知道我应该回去。


“巴基?”


鼾声停止了,史蒂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他支起上半身,从头顶上看着我,蓝色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熠熠发光。


“睡不着?”


我对他微笑。


“感觉我来得不是时候。”


“是啊。”他赞同。“法国北部最好的时候是夏天。”


听到这句话之后,有一次我因为愤怒而失去了理智,和他争吵起来,最后看着他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拎起,举到山崖边上。而另一次我坚持到了最后,包括向军事法庭检举揭发,和之后漫长无休止的调查取证。美国队长间谍案秘密开庭审判的那一天我在走廊上看到史蒂夫,他在四支枪口的押送之下扭过头来看我,脸上的表情只有愤怒。


“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巴基。你以为你做的是正确的事吗?”


“九头蛇万岁。”


军事法庭的门关上了,我没有获准进入旁听。但我知道他不会死,就像我也不会。七十年后我们还会再次相见,在宇宙魔方的规则之下。


“我想念科尼岛的夏天。”我喃喃自语,侧过头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膝盖抱在胸前。群星从山巅升起,跨越茫茫夜空,降落到地平线下面。史蒂夫歪着头看我,一脸迷惑,他不知道科尼岛是什么,但在几秒钟之后,他露出了柔软的微笑。


“想吃冰淇淋吗?”


我点点头。闭上眼睛。山那边的战线上传来火力侦察的声音,史蒂夫的手指放在我的头发上。




“我要吃冰淇淋。”回去之后我告诉你。“要巧克力味的,上面堆着一只小熊的那种。”


你咯咯地笑起来,从鬼知道什么地方变出来两支冰淇淋——冰冷,香甜,一滴融化的巧克力酱沿着脆皮甜筒流下来,在这个没有光线和温度的漆黑空间里,仿佛还带着一丝明亮的阳光。


“小熊是巴基的!牛仔是我的!”你愉快地跳起来,将那支冰淇淋分配给我。你清澈的眼睛和微笑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女孩那样天真无邪。“巴基又输啦!”


“太近了,捉迷藏就是要躲的范围大一点才好玩啊。”我咬了一口冰淇淋,含糊不清地说。巧克力和人造奶油冰冷甜腻的味道糊满了口腔,让我舌头发麻。


1935年,我们在科尼岛坐云霄飞车的时候,那时候可没有这样的东西。


“那下次要去哪里呢?”


你思考着,咬着冰淇淋,双脚踢来踢去,纯然一派天真。融化的牛奶和巧克力从甜筒上流下来,消失在虚无的黑暗之中。


一开始我曾对你的模样感到过愤怒、厌恶和恐惧,但现在我不会再这样想了。宇宙魔方和其余五颗无限宝石一样,都代表了宇宙的规则。规则没有模样。


但我们可以学习。




有一次,我去喜马拉雅山找了斯特兰奇博士。那时候他还不是至尊法师。看见我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旅行包从山崖下面爬上来时他吓坏了,目瞪口呆,指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我摘下帽子和防风镜,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巴基招牌微笑。


“你好啊,史蒂芬斯特兰奇博士!”我在呼啸尖锐的风声中大喊,七千八百米,空气稀薄,他指着我的手指颤抖着,脸上的表情满是不可思议和兴奋。


“美国人!喜马拉雅山无人地带爬上来了一个美国人!”


“来自布鲁克林。”我微笑着回答,卸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了自加热袋、冰冻可乐、和同样冰冻的汉堡。


“我听说你能够使用一颗无限宝石,阿戈摩托之眼,它具有回溯时间的力量。”一个小时之后,我们蹲在喜马拉雅山的冰峰上,蹲在一个酒精炉旁边,啃着从加德满都街市上买来的垃圾食品,黄瓜和芝士都冻得跟冰块一样脆。“如果你能回溯时间,那是否意味着你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呢?”


“时间是一种规则,而现实是另一种。”博士回答,他握着可乐杯子的手依然在发抖。“时间是一条河流,阿戈摩托之眼是一艘船,它可以搭乘你逆流而上,却无法让河水倒流。我得到了船,也学会了操船的技巧——那是技术,一切技术都是对规则的总结,而河水从高往低、汇流入海,这是规则本身。”


“你是说,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意味着改变规则本身?”


他脸上露出大大的惊讶表情,仿佛被一语点醒豁然开朗。我感觉到脸上有一点发红。这并不是因为我比博士聪明,而是因为我和规则已经很熟悉了。


规则有一张天真、快乐的,四岁女孩的脸。


“按照规则行事是不可能打破规则本身的吗?”我吞下最后一口冻汉堡,将垫纸揉成一团,冰渣簌簌地从手套的指间掉下来。我活动了一下手指,听到机油在关节里发出咯咯的响声。“如果我和规则在捉迷藏?她允许让我跑掉,一次又一次的跑掉,我可以去规则范围以内的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有没有可能,有一次,会发生奇迹?”


往天上扔一个硬币,它会掉到地上。正面、反面、立起来,皆有可能。它总是会落到地上。


如果奇迹发生,它就该朝天空飞去,飞出地球,飞出太阳系,飞向宇宙,永不回头。




“我们的世界是一座孤岛!”霍华德大声地说。他喝醉了,挥舞着手臂,从鼻子里喷出酒气。佩姬靠在吧台上,穿着她红色的裙子,轻轻摇晃手里的酒杯。昏黄的灯泡被一根摇摇晃晃的电线吊在小酒吧老旧的屋顶上,唱片吱呀吱呀地旋转着,我坐在灯光下面,拿着一杯气泡酒。浸在酒里的冰块晶莹剔透,上面倒映出美国队长微醺的,带着笑意的脸。


那天晚上是1951年,八月。霍华德第一个喝醉了,然后是佩姬。她在桌子旁边坐下来,侧着头靠在沙发椅上,手抵着脸颊,带着微笑听着霍华德关于孤岛世界、普朗克常数和时空不连续性的演讲。卷曲的头发滑落下来,半遮住一段雪白手腕,和鲜红指甲。史蒂夫坐在她的对面,他没有喝醉,将手指从桌子下面递了过来,慢慢地、慢慢地、捏紧我的手指。


两个月后我们去俄罗斯执行任务,我只身中了陷阱,那条该死的左胳膊被压在倒塌的建筑物下面,眼睁睁地看着一队身穿苏联风格制服的男人朝我走过来。


要是早点丢掉这条胳膊就好了。我能做得更好的。




再下一次我确实做得更好。我在史蒂夫小时候就找到了他,他没有加入九头蛇,同盟国打赢了二战,我们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从什么倒霉的交通工具上掉下去。没有冬兵,我们一起创建了神盾局,致力于打击九头蛇残党,佐拉在1946年上了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


我们一生相爱,小心谨慎,没有爆出任何丑闻。


史蒂夫在1963年死于血清失效,哮喘发作。


五十年后,你站在他被冰冻的尸体旁边,对垂垂老矣的我说:“我可以让他起死回生,让你重获青春。”


我看见你嘴角扬起心满意足的笑容,你跺了两下脚,蹦蹦跳跳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你问我:“下一次要去哪里呢?”




霍华德说,我们的世界是建立在普朗克常数上的一座孤岛,从世界的中心到周围,都充斥着无穷无尽的虚空的缝隙。史蒂夫让他说英语,他大笑起来。空隙本身就是规则的一部分。如果样本累积到足够大的数字,你就可以看到“嗖——”的一声,骆驼穿过了针眼。


尝试,不断的尝试——这不算什么。除了机会我一无所有,我选择相信霍华德的理论:万事万物的连续性不过以十的负三十四次方为量级,宇宙法则自有其空隙。在印度人的计数方式中,这个数字介于沟与涧之间,再往上还有恒河沙数、阿僧衹数、那由他数和不可思议数。


在不可思议的不可能之中,总会那么一丝可能性存在。


我深信不疑。




再早些时候,我想过要杀掉史蒂夫,从根源上解决所有问题。那是1927年的夏天,我握着刀,躲藏在布鲁克林大桥下面的阴影里。船只拉着汽笛在纽约东河的河面上繁忙地穿梭着,海风咸腥的气味凝固在我的皮肤上,招来环绕的蚊虫,发出令人心烦意乱的嗡嗡叫声。史蒂夫一个人沿着河边走过来,他矮小、瘦弱,在夕阳下面拖着长长的、孤独的影子。经过我的藏身之处时,他转过头来,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的蓝眼睛像是星星一样熠熠生光。


直到他走掉很久之后我才从藏身处走出来,刀还掉在地上,我没有去捡它。我的手依然颤抖着,金属张合,汗水从手套里面流下来。


半个月后我又一次搬进了罗杰斯家隔壁。那是1927年,我十岁,史蒂夫九岁。我们第一次相遇,我们总会相遇。


一次又一次,我选择回到史蒂夫的父亲去世之前,回到他的母亲带着他加入九头蛇之前。我们一起在布鲁克林长大,这里有阳光,有牛奶做的冰淇淋,有五毛钱的热狗、女孩的欢笑和死别的悲伤。还有夏天,年复一年永不消逝的夏天,


我喜欢夏天。


莎拉罗杰斯死于1934年。葬礼结束后一个月,史蒂夫和我住到了一起。


在那些炎热的夜晚里,我们徒步十五英里,来到空旷漆黑的沙滩上。海水单调地打着拍子,撞击在礁石上,我们光着身子躲藏在礁石后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们亲吻对方光滑汗湿的额头和火热的嘴唇,从肩胛到尾椎,迫不及待而慌乱地探索彼此的身体。我的后背压在粗砺的沙滩上,让盐粒与沙砾带着疼痛深深地压进皮肤,邀请着史蒂夫进入我的身体。他的表情羞涩,金发在月光下好像一捧白沙。他低下头来亲吻我,将颤抖着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直到最后。”他含糊不清地喘息着,我抱紧了他瘦弱的脖子。“直到最后。”




你看,曾经我以为我的人生是一条线,像一条河流,永远奔流不息地朝着更低、更深、更糟糕的境地流去。 但现在不一样了,它在你手上变成了一道莫比乌斯环。由正到反,由反到正,周而复始,无止无休。当纸带转到深渊、黑暗与严冬的另一面时,我有和冬天一样长的夏天。


就像现在,你正在时空的另一端观察着我,等待着我躲藏起来让你寻找的现在。此时此刻,正是1939年四月底的初夏,天气还不算炎热,然而人流汹涌,每个人的脸都在烟花和霓虹灯下面被映得发红,面对着新奇的发明露出“喔——”的惊讶表情。我和史蒂夫肩靠肩走在人流汹涌的世博会广场上,两个女孩开心地跟在我们身边。在人堆下,在没有人注意得到的地方,我们偷偷地将手指勾在一起,很快又分开。热度就从我们碰触彼此的地方弥漫开来。


我知道再有几个小时,史蒂夫就会第五次去交他的参军报名表,遇见厄斯金博士,成为超级士兵血清的接受者。而我即将搭上那艘去英格兰的船,奔赴战场,就此一去不返。


从此以后,我们的人生永远都是战场。血清实验、掉下火车和飞机、冬兵、七十年、复仇者联盟、内战、美国队长之死、重生和审判、再一次的死亡和别离。无数次的重逢和别离。直到现在,直到此时。


我让手指滑过史蒂夫的手,然后拉起了他的衣袖,朝人群中挤过去。


“我们要去哪?”史蒂夫在我身后大声问。


“去未来。”




END.

摩城魅影:

好啦(¬㉨¬)  甭别扭啦……抱抱(。・ω・。)ノ♡ @火之礼赞

转载自:苗常磐_

【金刚狼3】【X-Men】终局(短)

啊啊啊啊啊啊泪目

八尾甲鱼:

看完金刚狼3的怨念产物。试着脑补了一下如果老狼还有一口气撑过边境线会怎样。


只是想看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以下正文


————————————————


他终究还是没能就这样死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迎来了渴望已久的解脱,但耳边传来的让他烦躁不已的声音不断地提醒着他,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局。


“Daddy……Daddy……!”


——闭嘴吧小丫头。人都要死了,谁还会在乎Charles给你灌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最终那些残存的自愈因子,陪伴了他最长时间的老朋友,还是没能如此轻易地放他离开。那些和他一样老迈、残破、迟钝的基因似乎试图工作到最后一刻,燃烧了所有仅剩的机能,就为了一些自己也不知道值不值得的破事。


——Fuck off。


他在心里淡淡地骂了一句,感觉到女孩的手掌试图按住他的伤口,那包裹在阿德曼金属之外的柔软皮肤颤抖着拉扯深陷在胸口的木椎。


——真他妈疼。


他这样想着,不知道第几次地由于失血和疼痛而失去了意识。


>>>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加拿大境内了。他没去多问孩子们如何带着他来到这里,如何找到的医疗物资……


至少,他们暂时安全了。


这个国家对于变种人的态度远不如自己的邻国强硬,这让他们成功在城镇边缘建设起了可以容身的避难所。


不是什么漂亮又无忧无虑的地方。这个一度废弃的破旧房子离传说中的伊甸相去甚远,甚至远不如他记忆中曾经华丽温暖的学院城堡。


孩子们站在他面前看着他,胆怯、好奇又带着强烈到不可能掩饰的期待。他突然觉得疲惫和恐惧,第一次后悔没有好好问问Charles,是什么支撑着他为孩子们建立起一个庇护所,一个远胜“伊甸”的家园。


不过幸运的是最终他成功了。


一个老迈的病人和一群天真的孩子,为自己建立了一个能够称之为“家”的地方。


他曾自认为自己永远不可能担负起这么可怕的责任,但事实上他做到了,以几乎是不可能的耐心来进行照顾、教育、引导……让它越来越像个学院,像个家。


没错,他不可能再作为什么可笑的“Professor Logan”,但孩子们的目光有时让他好笑地觉得自己是收了一群养子的黑道大哥,只不过少了太多的畏惧而满载着信任和亲切。这样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所经历的那些最美好的记忆,那些城堡里的玩笑和Danger Room里的肆意战斗,甚至是战场上不需要担心背后的自由感。


这样沉默于纷乱褪色的回忆中,然后面对着走过来的孩子,在布满划痕的镜片和灰白的胡子后面藏起自己沉重的目光。


他仍在一天天的老去。这个破旧的身体在失去了自愈因子后比他想象的还要脆弱,被驱赶着一样奔跑着冲向终点。他越来越频繁地用喝水在孩子们面前掩饰自己的咳嗽,装作深沉来压下喉咙里的腥甜。


——😱再等等吧,再等等。至少等到Lura长大。


>>>


很久之后,他终于在自己的时间流空之前意识到,他们已经在这个越来越像家的地方平静而快乐地生活了这么多年。


——生活、教学……大孩子带着小孩子。有没有很熟悉,Logan?


他用当年一样粗鲁无谓的声音在心里肆意地大笑,透过模糊的视线看见床边静静站立的孩子们。


——他们早就不是孩子了,你个蠢货。


Lura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低着头一言不发。他记得她很久很久没有哭过了,因此他不想猜测她在哭,那一点都不像她。


但她走了过来,握住了他的手:“Daddy……”那双手刚刚擦过她的脸颊,给他粗糙的掌心带来一片冰冷的湿意。


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小丫头已经这么大了,抽出了体型和个子,不过眼睛里永远闪烁着熟悉的倔强和野性。她紧张地抓紧那只干枯消瘦的手掌,模样漂亮的脸颊轮廓分明,表情却仍像个怕被丢下的小孩。


不知不觉,她都已经长得这么高了。那副模样在他模糊的视线中真像第一次遇见时的小淘气。


女孩裹紧单薄的披肩站在冰冷雪原里的公路边问他,眼神是戒备和强撑着的倔强:


“你要丢下我吗?”


那差不多在他的意识中算是遇见的第一个变种人。因为她,他又遇到了Scott、Hank、Charles、Jean……


——Jean。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她了。或许他在这些孩子们身上真的花了太多的心思。


但现在他好像看见她了,站在远一点的地方,好像在心疼他来得太慢。她的身后一片静谧的纯白色,隐约显出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对着他露出最最亲切的笑容。


他微笑起来,一点都不再觉得苍老和疲惫,不再觉得灌满了阿德曼金属的身体那么重、那么像一份冰冷的遗物。


Jean向他伸出手,红发如同赤红却温暖的的火焰,在她的背后翅膀一样翻飞燃烧。


他走近了她和那些人。


——It's good to see everyone.


——Welcome back,Logan。


>>>


监视器上的波纹微弱地弹跳了两下,终于变成了直线。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他最后的意识中有太多温暖的东西。


他的身边围绕着最亲近的孩子们。他的手还紧握在女孩的手里。他的唇角仍带着满足而释然的微笑。


房子里传出了压抑着的啜泣声,逐渐由于不同音色的加入而最终汇成一片。


>>>


这所破旧的房子里藏着一个温暖安全的世界,但它甚至只有一扇补了又补的木门。


门上牢牢地钉着一个牌子。


『Xavier天才少年学院』。


END


————————————————


看很多人无法接受结局。首先表示对于电影剧情的肯定。但是讲道理,be没问题,能不能多花两分钟给他一个配得上他的结局。


我希望是这样的结局。


至少这样的死亡值得一个英雄。


以及关于看着长大的Lura想起小淘气什么的……毕竟小淘气对于狼叔来说可以说是关于变种人一切的开始……被自己的脑洞虐到了。

随手

#LA LA LAND#梦想高于爱情
看完了
没看之前因为被轻度剧透的原因听个原声带都能听哭
电影院最后灯亮的时候在座位上哭得跟智障一样
哇/坐地大哭

“我们在生活的低谷里相遇,埋下爱情;我们在命运的巅峰上重逢,收获梦想。大概现实就是这样,缘分至此便不会再多施舍一分一毫。小酒馆里我看见了另一个结局,另一个更好、更完美的结局。
只有你的爵士乐和你,能让我这样笃信。
也只有你的梦想,你的俱乐部告诉我,那结局注定只存在于我们的La La Land而非现实之中。”
One life to live.
I'm always gonna love you.

摩城魅影:

哈哈哈哈干得好!停不下来,我也要这样干!

YUKALAN:

哈哈哈哈😂

Awwww 感恩节真是太美好了

BuckyStan:

整理了一下桃子和包子从小到大的一些照片
看着两个完全不同际遇的人慢慢有了交集真是件奇妙的事情

想陪你们度过漫长岁月
对于桃包的感情大抵莫过于此

—————

今天是感恩节 想要感谢的事情有太多啦
能够遇见这么美好的两个人 值得感恩
能够喜欢这么温暖的两个人 值得感恩
能够认识许多可爱的小伙伴 值得感恩
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呀!
天气冷了,注意保暖❤️

Stucky索引

StuckyLibrary:

汤上有一个StuckyLibrary的博,分类找文和推文都十分方便。外文同人AO3有tag,但是中文同人sy和lofter的tag功能都不怎么好找文。所以效仿了一下,希望能在队3来临前收录规整中文Stucky同人,为方便大家更好地找文看文~如有不足之处,还望谅解




1. 如非特别说明,此博分类仅为收录,非推荐,包含坑;含拆CP(精神or肉体)未收录,抱歉


2. 为方便看文,已标注盾冬/冬盾/无差/互攻(原创按原文标,翻译按体位),如有错误麻烦指正


3. 文章太多,按类别收录时难免遗漏,若有遗漏,请在评论补充,谢谢


4. 欢迎推文,推文请投稿;找文或想看未收录类别请发ask(可先在索引里查找),找文还要靠群众的力量,希望Library能作为一个便于查阅的平台


5. 对Library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发私信O(∩_∩)O


6. 因为最近sy抽了,现仅收录了sy的一半同人文,等sy抽好了之后继续,然后更新收录lofter&AO3文章、Evanstan和拉郎


7.所有文单都会持续更新






Hail Stucky


——————————————————————————————————


入坑推荐及文单


——————————————————————————————————


风格


5+1


Recovery


Slow Build


长篇


日常


小甜饼


欢乐向/幽默


治愈


——————————————————————————————————


设定


ABO


BDSM


Crossover/其他影视及小说设定


灵魂伴侣


哨兵向导


性转


——————————————————————————————————


AU


Meet-Cute


同事


监狱/黑帮


皇室


邻居/室友


魔幻/神话


末日


年代


童话


游戏


罪案


校园


乡村


古风/武侠


其他


——————————————————————————————————


其他类别


半AU


布鲁克林时期


二战时期


——————————————————————————————————


人物


保镖


画家


警察


老师/教练


骑士


杀手


神父


特工


演员


医生/护士


总裁


作家


运动员


豆芽盾


——————————————————————————————————



419


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Fake Relationship


Mpreg


Kid


非人类


Outsider POV


求婚/婚礼


出柜


双向暗恋


一见钟情


后知后觉


从一而终


秀恩爱


告白


初次


误会


吃醋


破镜重圆


魔法


平行宇宙


穿越时空


年龄差


主要人物死亡


白头偕老


血清失效


漫画设定


同人梗


复联全员


论坛体/日记体/书信体


合集


黑化


梦境


旅行


美食/食物


网络/出版物


Stucky&Evanstan


——————————————————————————————————


H


PWP


Play



Non-Con/半Non-Con(Stucky之间)


3P/4P (Stucky之间)


——————————————————————————————————


时间


节日/生日


队3预告(蚁人彩蛋)


——————————————————————————————————


求文


豆芽盾X冬吧唧(MCU)


白发盾


性转冬


虐心


Enemy to Lover


生病/心理疾病/人格分裂


现代AU翻译文


虐队长


虐巴基


双巴基


没那么惨的九头蛇时期


奥夫视频相关


重生/转世


嘴硬心软傲娇系


审判


基巴闺蜜/绿基巴叉


Stucky和Evansta互穿

嗷嗷嗷嗷嗷圆满!

七月初酒:

如何拍摄一部成功的爱情动作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