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脑脑电波

说好的万年不改名。科科。

佩花|Farewell(短篇完)

流雲荒鶴:

* 真人RPS,ooc慎!


* BE警告,lo主不接受天台约见谈人生(x


* 好像不小心把佩佩写成了stk痴汉(x,可能会造成不适,慎。


  


  


  


那道目光总是落在他身上。


像有实质触感一般,从他的发梢一直滑落到脚跟。他感受得到。




*




Orlando Bloom第一次见到Lee Pace是电影开拍前的特训周。他推开门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好完成一个扭身挥剑的动作。他的动作很稳,整个身体划出一个流畅的曲线。


他不由得伸手鼓了鼓掌。


Lee有些惊讶,但是看见是他的时候反倒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接着朝他伸出右手:“Orlando Bloom!真荣幸见到你。”


“我也很荣幸能有你这样的父亲。”Orlando也笑了,他回握了对方。Lee的手很暖,还带着些许运动之后的汗湿。


Orlando有些尴尬,他觉得这个握手好像有点太久了些。但是对方握得很紧,搭配上那个开怀的笑脸让他不忍心挣开手。


也许那个时候他就有了些预感。




他注意到那道目光的时候,他们已经正式开拍了。


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毕竟在片场,每天都有许多人注视着精灵王子。


但是那道目光实在是太过特别了,他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注意得到。


如同带着热度一般包拢住他,又好似带着无法诉诸于口的千言万语。


而当他回过头去找寻,却什么都无法抓住。


一开始他觉得自己可以忽略那道视线。他是一个演员,这意味着在他的职业生涯之内,都要承受并且学着去享受他人的注视。无论那道目光里带着什么样的情绪、来自什么样的人。


但渐渐地,他发现自己没法再保持冷静。那个人的注视让他逐渐生出烦躁的心思,他想要把他揪出来,好好问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那道目光让他感到焦虑,他开始忍不住猜想自己是否表现出了内心所想,甚至开始没有来地猜测那个人是否会一直看进他脑海里,看清他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Orlando最终还是发现了那道目光的来源。


不知是因为看穿了他心中逐渐升腾的焦躁不安,还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总之,当Orlando再一次回头去找的时候,那天的Lee Pace没有移开眼睛。


他还在和边上的人聊天,脸上带着温暖而得体的微笑。


但是他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Orlando。


里面的温度像要将他燃烧殆尽。




他所在意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他感到一阵轻松。但是很快,新的问题困扰了他。


正是那个时候,Orlando突然发现他对于这道目光毫不反感。


这不对。


他应该感到反感。


因为他明白地领悟了那个人眼神中的情绪,那种强烈的倾慕之情该让他感到恐惧才对。


况且,在他们面对面时,Lee的眼神总是温暖醇厚,他们交谈、对戏、开玩笑,像最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当他背过身,他的朋友却在以这样灼烫的目光看着他。他该对这样高明的演技感到不安才对。


可是没有。


这不对。




这不对。


他不会喜欢上一个男性,也不该接受一段不会有开始的单方面情意。




他当然不能把这些和Lee Pace说,所以他们和以往一样——


不、当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就连Lilly偶尔都会开玩笑问“你们父子俩之间发生了什么”。


Orlando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也喜欢那个高个子男人,这整件事情的发展是不是会生出一些浪漫的结局。


但这个假设并不成立。他的确欣赏Lee Pace——或许也有些小小的难以捕捉的爱情的成分——但是他们对于对方的感情从来就不摆在一个层级上。


那份目光之后的感情过于厚重了,他无法承受,也就无法做出回应。 




那道目光依然常常落在他身上。


但像是所有得不到回应的付出一般,它们逐渐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勇气。


它们逐渐变得胆怯,如同有期限的等待,和害怕突然有一天被宣判行刑的囚徒。


他感受得到。


他无法回应。


于是那道目光逐渐失去了温度,渐渐地,淹没在周围完全相同的目光之中。


当某一天他突然记起,却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无法感受得到。


Orlando觉得有些失落。但是这仍然不对。


他应该感到庆幸,他应该回身给他的朋友Lee Pace一个友情的贴面吻,他有种种选择,但这其中不应该包括——


失落。




这不对。 




*




那是五军之战的最后一场宣传了,在那之后,或许整个剧组不会再有全员团聚的一天。


十年前体会过的伤感没想到还有机会再体验一次。Orlando和剧组里的所有人握手拥抱,他们在这漫长的拍摄周期里早已变成亲密的友人。


Lee Pace走到了他面前,向他伸出手。


那双浅琥珀般的眼睛注视着他,带着深重并且难以分辨的情绪。像是即将蔓生出水汽,又像是如释重负。


他们交换了一个长久的拥抱。


也许和初见时那个握手一样长久。


所有未说出口的情愫全都溶在了身体贴合产生的温度里。




他们道别时总是说“明天见”或者“下周见”,而现在,他听见自己说。




“Farewell。” 






Fin.

评论

热度(60)

  1. 脑脑脑电波流雲荒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