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脑脑电波

说好的万年不改名。科科。

#佩花#恍如隔世|随手玻璃渣

ʕ •ᴥ•ʔ看标题就知道是玻璃渣。。太久不更随手来一发
*轻OOC慎


那个男人,失魂落魄。








他叫Orlando Bloom。这是我离开他的第七天。





是的,七天前我们分手了。













一言不发。他只是终日呆在家里。





想入非非。他会不知不觉泪眼矇眬但又滴泪不落。





熟视无睹。整整七天对我视而不见。









后来的时间里,他变得嗜睡,每天不到正午绝不起床。接近下午的时候,三两朋友拖着他去了酒吧,点上几杯啤酒几个汉堡,高谈阔论起来——这个时候,他只是紧紧咬着下唇盯着面前啤酒上的泡沫。



医生告诫他不要再碰酒精。



他一向保持沉默。




最令我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再找个恋人的打算。





但像他这样的人,永远不会缺追他的女孩子。





当不远处的几个辣妹对着他指指点点,一个漂亮小妞向他走过去,轻轻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的时候,他微微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摸了摸左边的第四根肋骨。





曾经那里装着一个男人。他说。





女孩识趣地笑了笑打算走开,可是又突然被叫住。





Oh,lucky one.









他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甜蜜得就好似我们昔日的缩影——羡慕嫉妒恨总是免不了发生的。





好吧,我承认自己吃醋了。





她给他带去了阳光,曾经的阴雨被抛至于脑后——尽管有的时候约会他仍会盯着啤酒泡沫发呆。突然有一天,他笑着对她说:“做我的小太阳吧。”









那一笑,恍如隔世。





那句话,似曾相识。





一切发生得太快。






他们的大喜之日,我收到了邀请。我想我应该给他们祝福,可我不能。





因为喜帖上写的是我和他的名字。





Lee Pace.









我能感受到眼泪从眼角滑落,打在他的名字上。可这又怎么样呢,鬼魂的眼泪人是看不到的。





做我的小太阳吧。





我发誓,下次过马路时一定不会跑,哪怕那天是情人节、对面站着的是我最亲爱的他——Orlando Bloom.








【。我一定是蠢蠢的死法玩多了ʕ •ᴥ•ʔ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