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脑脑电波

说好的万年不改名。科科。

为什么说女权,不说人权

静安:

看到这篇文章想起在英国这几年学习过的关于20世纪初争夺投票权那段历史。当时英国女权主要分为两派,suffragists与suffragettes。
Suffragists为温和派,人数也比较多,通过和平演讲及游行来宣扬自己的立场;suffragettes则更为激进,砸商店、在议员家纵火这事儿她们都干过。
20世纪初英国的女权运动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投票权,是的,在那之前只有男人有资格为政治投票。实际上这就是一个男权社会常用的手段,当一切制度只能由男人决定时,一切女性权益不过都是空谈罢了。
在英国,这场集中的女权运动持续了接近二十年(如果不算上早在19世纪就有些开始活动的女权主义者),如果不是一战给予了女性展现自己的机会,那么或许这个时间还会更久。
在中国,女权运动只能说刚刚起步而已(我甚至都觉得起步这个词都不太合适)。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传递思想,而且还是以网络为平台,这个局限性也不用我说了。微博用户才多少?中国女性有多少?而且仅仅是因为微博以及一些网站上的信息过于集中,就有人认为女权主义者太过分了,在我眼中,实在可笑。
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
我们现在所做的,连温和派的suffragists都不及,更不用说真正激进的suffragettes了。
当然,我个人也不认同纵火以及任何对他人造成人身及财产伤害的行为,但是仔细想想,如果没有suffragettes所做的一切,英国女权真的能在二十年内达到目标吗?
对于目前的女权,我只能说,做得不够,远远不够。如果有人指责你激进,请把你的论点狠狠摔到对方脸上。不这样做,声音永远也传达不出去。
女权及为平权,但为什么我更愿意自称女权而非平权?因为即使在语言上,女性一直以来也缺乏关注。打个比方,中文对于有男有女的群体称为“他们”,英文对于各个职业统称,例如“postman”,都带有强烈的性别色彩。而现在真正需要被强调的正是女性,所以我更愿意以女权主义者称呼自己。
还是那句话:大多数人都想与女权主义划清界线,但如果你连女权主义者都不是,你还能是什么?

他日相逢:

我接触女权学说不过三四年,很多学说尚未读透,只想简单说说自己的看法。如有疑义,也希望能指出交流。

  

从最美女教师事件起,到和颐酒店事件,我们社会似乎终于逐渐意识到天朝女性生存空间的逼仄狭隘。过去一些被认为过于偏激的女权言论,到现在也逐渐为人所接受。但最近,看到和颐酒店事件的相关评论,不少人留言声明“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支持平权,本质上想要人权,不是女权”。

  

这些评论让我非常震惊,中国的女权主义者还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呢,就已经被污名化到这种人人想要划清界限的地步了?我相信,大部分女权主义者都会不厌其烦地说“女权≠女尊”“女权的本质就是支持性别平权”。实际上,在我看来,稍微有点社科常识——或者说有基本的信息搜索能力的人,都能明白究竟何为“女权”。

  

那么,既然女权本质上就是人权,其理念是男女平等,我们为什么不说平权?不说人权?

  

我记得高中上历史课谈及雅典民主及公民政治,有一个重点,女人和奴隶不是公民,不享有公民权利——女人的地位,与奴隶相近。当然,毕竟雅典的民主还是奴隶制下的民主,平等并非他们的社会宗旨。

  

女权主义首次在历史进程中掀起波澜应该是在人权概念蓬勃发展的法国大革命期间。这场革命的口号即使时至今日依旧令人热血沸腾,神往不已——自由,平等,博爱。在这场流血漂橹的革命里无数女性献出自己的生命,为砸碎束缚在人民身上的锁链而奋斗——然而当革命成功,女人们被自己的父亲、兄弟、丈夫和儿子们背叛了。所谓“平等”的口号原来只是男人的平等,三级会议将女人们通通划为“消极公民”,剥夺她们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1791年法国三级会议颁布这份划分了“积极公民”与“消极公民”的宪法,在此背景下,一位名为玛丽·古兹的女权先辈发表了《妇女与女公民权利宣言》,因为她已然意识到了,1789那份名垂千古的《人权宣言》,实质上只是“男人的”权利宣言,她在文中呼吁“妇女们,觉醒吧!男人在受奴役时曾求助你们砸碎镣铐,获得自由后他们便不公正地对待你们。”

  

而这样的背叛绝非孤例。辛亥革命时期,我国涌现无数像秋瑾、唐群英这样的女杰为民族大业奋斗,然而当民国成立,男人们竟将“男女平等”一条从党章及临时约法中删去了。

  

所以,为何一定要说“女权”,而非“人权”“平权”,因为女人已经被背叛过无数次了。那么多的“人权”“平等”里,女人原来是被排斥在外的。

  

很多人不乐于自称女权,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微博上几个女权公众号观点较为偏激、极端,姿态很难看。其实就算我自己,也无法全盘认同她们的观点。但没有人斗争的姿态是好看优雅的,当年英国女性争取参政权时不顾一切地上街打砸、摧毁公物,难道她们喜欢暴力,没有尝试过和平的抗议吗?并非如此,在此前她们平和地表达意愿时,等待她们的只是卫兵的铁蹄与刺刀。

  

我想说的是,妹子们,希望你们不要视那些姿态不好看的“田园女权”为“猪队友”,也不要急于与“女权”这个词划清界限,澄清自己只是“平权支持者”只想要“人权”。我们不可能当一个词被污名化了,就选择抛弃它,那么总有一天我们会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

  

在我未来的人生里,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女权主义者,去学习,去思考,去探讨,然后去实践吧。

评论

热度(641)

  1. 阿青有心bemukei 转载了此文字